2019年10月7日星期一

R.C.史普爾:論基督徒與政權


摘錄自R.C.史普爾的著作《人生觀:基督徒如何對文化和社會帶來影響呢?(Lifeviews - Make a Christian Impacts on Culture and Society)》 第13章:論基督徒與政權

方周 譯

許多基督徒所爭議的一個領域是他們與政府當權之間的關係。有些人認為,基督徒屬於神的國度,與這個世界執政掌權的勢力之間本當井水不犯河水。其他人則認為,向國家和政權宣誓效忠是基督徒的首要義務。對於我們國家的政權,你的態度和回應又如何呢?

羅馬書第13章裡面有幫助我們認識這一關係的最重要的一段教導。保羅在那裡陳述了基督徒的民事責任。一些歷史學家宣稱,羅馬書第13章是西方文明政治史上最重要的文獻。

保羅的相關指示是這樣的︰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於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的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因他們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這事。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在本章中我將特別關注的,是以這段經文所陳述的主要原則作為我們的指南。為簡化起見,我將使用數字標明以下各個段落。

1.全人類都要順服地方政權的權柄。順服地上權柄乃是我們順服天上權柄之不可或缺的一個組成部分。只有神才是我們至高無上的權柄。作為我們超然的統治者,祂將權柄賜予次等的力量和代表。我們對神的順服必須與我們對祂所指派的權柄的順服上相一致。

2.執政的權柄乃是神所定規、所任命、所規範的。若不是出於神,無人擁有正當的權柄。人類的一切權柄都是命定和地方性的,這其中包括父母、老闆、看狗的、教師、以及任何權柄。

需注意的是,我們要順服的權柄就是當權者。也就是說,統治者如何獲取權力的問題並不影響我們順服的責任。這裡所強調的是事實上的權柄,而不是法理上的權柄。從這一點我們便學習到,人類權柄的結構已包含于神的超然管制之內。

對我們來說,區分英文中權力和權柄這兩種概念間的差別是很要緊的。這個差別在經文中並非一目了然。聖經用希臘文的"exousia"一詞談及權柄,而這個詞有時也被譯作權力,說的乃是一種帶有權力的權柄。有權柄的自然擁有權力,但權柄卻並非永遠與權力為伍。比方說,當我思考地方教會的結構時,或許會發現具備管理教會之合法權柄的現任治理團隊。在這樣的聚會中,也許有一個人,他對教會的奉獻等於其預算的一半。假定這個貢獻大戶不是治理團隊的一員,那麼這樣的贊助人便沒有統管的權柄。他有權力,但沒有權柄。在羅馬書第13章,神呼召我們順服真正的權柄,而不是事實上的權力。事實上的權柄和事實上的權力有著重要區別。這裡講的是權柄。

3.抵擋神所命定權柄的結果是招致神的審判。有些翻譯使用「刑罰」一詞,這是希臘文「審判」的古文用法。在現代用法裡,「刑罰」含有對邪惡之終極判決、投入地獄的意思。雖然違法的非暴力反抗是一種得罪神的罪,因此帶來永遠的刑罰是罪有應得(如同所有反對神的罪是罪有應得一樣),但是罪的終極刑罰並不是這段經文特別的著眼點。保羅對我們的警告乃是,不順服地方政權將導致我們落入神的審判之手。

在這一點上最常問的問題就是我們在多大程度上順服屬地的權柄。我們是否必須永遠順服地方政權?學生是否必須永遠順服老師?僱員是否必須永遠順服老闆?子女是否必須永遠順服父母?聖經對此清楚的答案是︰絕不。有的時候我們不僅可以、而且必須不順服屬地的權柄。當地上的權柄命令我們做神所禁止之事時,我們的義務就是不順服地上的權柄。神的權柄永遠高過祂所委派的代表。

某些非暴力反抗是需要的這一事實使得整個順服這件事變得復雜起來。有的教師錯誤地堅持,神要求我們時時處處順服於在我們之上的權柄。這種過於簡單化了的觀念使人以服從上司命令的事實為藉口,為自己殘暴的罪行開脫。

另一方面,有些人則認為,既然某些非暴力抗爭是許可的,那麼這樣的行為也可以參雜政治因素。然而,我們不能因政見不同、因他們給我們帶來麻煩、甚至因他們壓迫我們而不順服權柄。聖經的原則是,除非我們的行為與對神的順服背道而馳,否則我們總要順服。

4.政權的設置是為伸張正義。保羅稱政府為神的「用人」,是與我們有益的。它不是使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這裡講到的是政權的合法功用,不是指其濫用職權。我們知道一個政權可以被魔鬼所利用,變成獨裁和暴政。當政府在政策和實施中不再秉行正義時,它便尤為面目可憎了,因為它存在的首要目的就是伸張正義,保護無辜不為惡人所魚肉。聖奧古斯丁說:「失去了正義,國家不是一夥大強盜又是甚麼?」

5.神賦予政府執行死刑的權力。政府是一種強制力量,任何一個政府的根基中最基本的要素就是強行的合法性。一個政府若沒有強行執法的權力,它不過只能提出建議而已。強制是政府保證其法律得以遵行的合法手段。保羅用一個「劍」字來形容這種強制。神把劍的權力賜給政府,其目的是確保正義。

在古時,劍不止具有象徵權柄的意義,它也是生殺大權的代表。執行死刑的常用方式便是以劍斬首。保羅在這裡指出政府甚至有權處以極刑。(而保羅本人正是被政府的劍處以死刑。)

6.對地方政權的順服是一項宗教義務。保羅向呼籲我們,為了良心的緣故而順從。這就是說,我們出於對神的尊崇和榮耀而順從於在我們之上的權柄。神的權柄是地上次等權柄的後盾並高過它們。我們的良心最終乃是係於神自己。通過對於次等權柄的順從,我們向祂表明我們的尊崇。

一個馬上浮現的問題是,神和一個無神的政權怎能掛上關係呢?這個問題困擾著那些為教會當如何遵守法律的義務而掙扎的人。羅馬書的這一段經文在新約裡並沒有標新立異,新約一次又一次告訴我們要尊敬作王的並順從官長。彼得教導我們順從現行政權,使基督得著榮耀(彼前2︰13-14)。這裡我們需要明白兩件事。第一,按照聖經的觀念,地上的一切政權在某種意義上都是一個等級制度。一切人的權威,無論是最低等的職務,還是州長、參議員、總統,都在神和基督的權柄之下。那麼,這是不是說每一個執政掌權的人都以敬畏神的心態行使權威?當然不是。像保羅所說的那樣,地上的政權很可能屬於那天空屬靈氣的惡魔。

瑞士神學家奧斯卡.庫爾曼提出,這個世界上的政權可以變得全然邪惡,猛烈反對基督掌權。然而,新約聖經中要求基督徒所實行的原則是順服地方政權。這樣做不是為了尊崇人的權威,乃是由於我們認識到他們代表神的權柄。對彼得教導的一個自然的問題是︰我對政治機構和地方政權的順服如何給基督帶來榮耀呢?

聖經自始至終都沒有將罪僅僅視為個人性的,相反地,聖經闡明瞭眾人都犯了罪這類團體行為的概念。按照我們對聖經的理解,我們看到罪不但的是個人的,這個世界上也存在邪惡團夥。

撒但作為這個世界的王,是這邪惡團夥的幕後操縱者。聖經指出牠是敵基督,是高舉自己超過基督的那一位,牠要除去、反對基督的工作。「敵」這個字的意思就是「取代」或「反對」。這兩種解釋都符合我們所描繪的敵基督這個形像的作為。牠是反對基督、企圖取代基督的那一位。敵基督的基本的作為就是帶來不順服的靈。聖經稱之為「不法」。事實上,當保羅在給帖撒羅尼迦的回信裡提到敵基督顯露於歷史時,將其稱為「不法之子」。在登山寶訓的最後,耶穌警告說︰「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7︰22-23)

不法 ─ 罪的核心

人的一個最大的問題是不法的靈,它是罪的核心。事實上,如果人人都遵紀守法,服從神的權威的話,那麼這個世界便沒有死亡、謀殺、以及戰爭了。那個起始於拒絕神之人的不順服的靈,如今已經注入人那天然、腐敗的習性之中,使人也拒絕所有其它權威。聖經教導基督徒要竭力順服,尊重他所能看見的每一地方的權柄。他應展現出順服的靈,而非不法的靈。
初期教會面對逼迫時所表現的就是這種態度。我們不妨以初期教會首位偉大的護教之士、殉道者游斯丁為例來思考。這是個名符其實的殉道者,因為他為他的信仰而獻上生命。在主後第二世紀,他寫成辯道書(apologia)的第一卷,並將其論文呈遞給羅馬皇帝安托奈納斯.派厄斯(Antonius Pius)。他要答覆那些對基督徒的指控。尼祿不可以隨隨便便把人丟給獅子,也不可以不經過合法審判而把基督徒點天燈。那時的基督徒面臨著各式各樣的指控,其中也包括不信神的指控。

為什麼指控他們不信神呢?原來基督徒不相信羅馬萬神殿中的諸神,他們不肯向古羅馬的主神下跪敬拜。基督還被指控為食人者。眾所周知他們聚在一起吃某人的肉、喝他的血。

逼迫基督徒的第三個、也是最令人囑目的理由是指控他們為具有煽動性的叛民。他們拒不背誦對帝國的效忠誓言,其結論便是藐視帝國。那個誓言就是要基督徒說「凱撒是主」,然而他們斷然拒絕,反而說「耶穌是主」。結果,他們被控不服從法律,因為他們拒絕向帝國絕對忠貞,後果就是被扔進獅子坑。

當殉道者游斯丁上書皇帝時,他試圖闡明基督徒的立場。他實際上是說︰「看看我們吧。我們是模範公民。我們的宗教乃是教導我們為皇帝祈求,而且要順從。神要我們賦稅並敬重你。我們乃是按章行事。就日常的民事律法而言,我們是你帝國裡的模範公民。然而,我們所能做的有一個限制︰我們不能拜你。

初期教會懂得新約中所強調的這一要點。他們既不作無政府主義者,也沒有革命的企圖。他們留意到耶穌曾斥責意圖以暴力推翻邪惡政權的奮銳黨。

基督徒是否應該一味順服呢?

有人因此得出結論,基督徒永遠不能違抗民事政權。我們能夠從聖經出發而得出這一結論嗎?當然不能。在使徒行傳裡,當權者命令彼得和其他使徒停止傳道時,他們回答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使徒行傳5:29)我們唯一的結論是,如果民事政權命令我們做神所禁止的事,或禁止我們做神已命令的事,我們不但可以拒絕,而且必須拒絕。我們必須永遠順從神而不順從人。這並不包含因我們不喜歡某項決策、或因這些決策給我們造成不便、甚至使我們因此而遭受苦難的緣故而拒絕順從。神沒有吩咐我們過一種沒有困難的生活。但是,如果民事政權命令我們否定基督,我們必須斷然拒絕。然而,基本的要點乃是,在不放棄向神委身的條件下,我們要具備在謙卑的靈裡時時處處順從的心態。

順從政權的一個更為深遠的因素是,神不但為其後盾,而且它原本就是神所設立的。我們在創世記裡看見的亞當對動物界的掌管便是權柄在世上的第一次彰顯,他被升高到受造之物之大管家的地位。然而,作為人的亞當和夏娃卻是被神所管轄。請注意,雖然神在創造裡建立了權柄的結構,但起初的權柄結構中並沒有政權。在伊甸園裡沒有王子與國王。

只是在人墮落以後,人類政權才得以建立起來。想想當時的情形︰亞當、夏娃一旦被逐出伊甸園,便被迫住在「伊甸園的東邊」。他們必定患上某種程度的思鄉癥︰能回家該多好!然而,即便他們回去了,他們還是無法進入伊甸園,因為那裡有手持發火焰的劍的天使把守園門。劍的目的是拒他們於門外,它是約束之器、強迫之具。

記住這一點之後,讓我們回到政權的最根本的定義。任何一個現存的政權,無論是社會主義的、共產主義的、獨裁式的、柏拉圖式的、民主式的、抑或君主式的,都是一種強制力量,是用以保護、維持、維護人們生命與財產的。神賦予政權以權威,賜予政權以權力,並且作其後盾。這就是為什麼政權不但擁有法律,而且也有執法機構。

幾年前,一位國會參議員對我說︰「我不相信任何政權擁有強制其公民行事的權力。」我回答說︰「參議員先生,這是一句高尚的話。我剛才聽你說從來沒有一個政權擁有強制的權力,如果是那樣的話,它們除了提出建議之外,還能作些甚麼呢?你們有法律卻沒有執法機構。」我提醒他,劍的權力在舊約裡就已經建立起來了。

神將權力賦予民事政權,卻沒有賦予教會。請記得,耶穌在客西馬尼園曾斥責彼得拔劍出鞘。教會沒有政治的強權,那是政府的權力。劍的功能、設計和用途是保護無辜,抑制作惡者。

有人曾說過一句話,如今已成至理名言︰「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如果這句話是真理的話,那麼就意味著神是絕對腐敗。雖然從表面上看,這句話不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然而,當我們將它用在人和人的組織上時,便要承認墮落的人有這樣的傾向,就是當他們得到權力之後,隨著權力的增加,腐敗也隨之加重、加劇、並且加速。我們賦予墮落的人的權力愈多,我們愈加看見腐敗。歷史已經證實了這一點。

政權必惡嗎?

有人因此得出結論︰由於所有政權都包含權力,所以它們都是邪惡的。從而,基督徒不能為政權效力,那樣做便是捲入個人的腐敗之中。這種視政權為必惡的念頭是對神的一種影射,因為是祂最先設立了政權。

聖奧古斯丁曾一度宣稱政權乃是「必要的邪惡」。他如此說的意思是,由於邪惡存在的事實,政權本身就成為必需。雖然它或許是壓迫人的、剝削人的、腐敗的,但是最壞的政權還是勝過沒有政權。「無政府」的主張無疑是把絕對自由賦予不義之人,使其運用他們的權力和腐敗來對付無力抵抗之無辜和脆弱的人。純粹的「無政府主義」是神所深惡痛絕的無法無天,神自己為政權的後盾。祂使用政權作為對付邪惡的主要手段。無論一個政權如何作惡,沒有政權只會更加糟糕。神若挪去人類一切的約束,我們的生活便會變得更加無法忍受。因此,神設置了政權,賦予它權力之劍,並要求我們只要可能就當順服。

神也的確使用惡人來達成他的目的。這時我們要順服這些惡人,不是為了犯罪,乃是將自己至於其權柄之下。

多瑪斯.阿奎那(Saint Thomas Aquinas)與聖奧古斯丁不同,他相信即使人沒有墮落,政權也是必要的。隨著世界人口的增多,勞動力的劃分將成為商業發展的基礎。在這種形態下,政權將以維持平衡的方式為常用的物資提供必須的效益。

最後必須說明的一點是,當我們基督徒被召效力於政府時又當如何回應呢?這既包括在軍中服役,也包括在政府中謀職。如果政府在完成神所吩咐的任務,基督徒便沒有理由不投身於其中。我們必須拒絕所謂教會是屬神的,政府是不屬神的思想。這一點至關重要。從歷史上看,我們這個國家實行了政教分離,但是教會和國家都在神之下。教會有其自身的功能,政府也有其自身的功能。當政府行使神所賦予的功能時,我們非但不應該拒絕,反倒是為了順服神的緣故,應該參與其中。

對許多人來說,政教分離的思想就等同於政府與神分離,似乎政府的本質就具有權威,可以自行實行統治。基督徒永遠不能接受這種思想。相反地我們必須看見,政府要對神負責,是神所指派、為神的子民服事神而設立的合法媒介。

基督徒積極投身政治過程不但是非常合理的,而且有時還是值得稱許的。我沒有看到基督徒不應、不能競選政府職位,從而以敬虔管理者的身份來服事神的原因。不過,基督徒獲選,並且在要求參選人所玩的「遊戲」中不放棄他的人格已經越來越困難了。雖然如此,這仍然是可能的。

如果在我們的職業裡,我們能夠通過服事政府裡的同事來服務於世界,我們的所作所為非但不是在反對基督,而是正好相反。政府是一個舞臺,我們基督徒蒙召,在其中擔負見證基督的公義,見證基督自己所展現的政權風格。這不是說把教會帶進政府,而是把基督徒和他們順從的生活樣式帶進去。基督徒同時生活在教會和政府的兩種地位上,他對兩者都負有使命,其中的責任之一就是要順從當今的政權。

2019年9月27日星期五

真正的基督徒必要與「暴徒」劃清界線!



­香港這一場所謂「反送中」運動從一開始就是一場不義的運動!一場敵擋公義伸張的運動!

那些所謂的「示威者」和「暴徒」其實正在參與
一場集體泯滅良知的運動!
一場集體敗壞道德的運動!
一場集體破壞法治的運動!
一場集體壓制自由的運動!
一場集體扼殺民主的運動!
一場集體侵犯人權的運動!
一場集體捏造謊言的運動!
一場集體作殺人幫兇的運動!
一場集體摧毀自已家園的運動!
一場集體欺凌受害者和其家人的運動!

他們暴露出人性最醜陋、最卑劣、最邪惡、最盲目、最惡毒的一面。

他們追求「民主」、「自由」、「人權」嗎?

呸!他們打、砸、搶、燒、縱火、堵塞道路、阻礙交通正常運作、破壞公共設施、咒罵毆打反對他們的人、恐嚇威脅持不同意見的人、…,無惡不作,肆無忌憚,喪心病狂到毫無惻隱之心的地步。

赤裸裸的法西斯、專制獨裁的暴民!

這些「示威者」和「暴徒」倒底依仗著甚麼邪惡勢力能如此狂妄囂張呢?

美國、英國、台灣等地的情治機構,黎智英操控的犯罪集團:一眾歹毒的媒體(報章、電台、互聯網等)、司法人員和大律師組織、偽基督教會組織、偽民主派政棍、黑社會組織、大學學生會等。

看哪!今天暴力猖獗、暴徒橫行霸道,整個社會瀰漫著一鼓目無法紀、道德淪陷、是非顛倒、謊言泛濫的歪風,公義不彰,政府軟弱無能,官員庸碌怕事,政府部門無所作為,完全有負於神交托予他們執掌管治的權柄,可悲啊!唯獨勢孤力弱、盡忠職守的警察仍然謹守崗位,然而,卻被邪惡勢力和被謊言蒙蔽的人指責。唉!我支持香港警察!我更對香港警察產生了從來未有的敬佩!在這般紛亂和不安的環境之下,我真的領會到聖經說:「他是神的用人,是於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的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羅馬書13:4)的意義。

羅馬書12章17-19,21節論基督徒行事為人應有的態度時說:「不要以惡報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親愛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

聖經不是如此說:「惟獨從上頭來的智慧,先是清潔,後是和平,溫良柔順,滿有憐憫,多結善果,沒有偏見,沒有假冒。並且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種的義果。」(雅各書 3:17-18)

真正的基督徒應當是「使人和睦的人」!

真正的基督徒必定與「暴徒」劃清界線!

真正的基督徒必定與破壞社會安寧的邪惡勢力劃清界線!

支持香港警察,嚴正執法,止暴制亂!

還真愛香港、奉公守法的香港市民一個安定的家!

2019年9月25日星期三

免費英文電子書推介:《基督教教義概要》路易斯.伯克富(Louis Berkhof)


基督教教義概要(Summary of Christian Doctrine
作者:路易斯.伯克富(Louis Berkhof)

香港當今的暴亂,自稱為基督的「教會」難辭其咎!
多麼可悲!多麼可惡!所謂的基督「教會」竟公然違背聖經的教導,站在暴亂的最前線,包庇暴徒,支援暴動,美化惡行,甚至不惜歪曲神的話語來為暴力、罪惡、敗壞德行護航。那些「教會」領袖害怕負上刑事責任,身敗名裂,而不敢出來站在暴動的最前線,卻煽動無知的信徒和青少年參與暴動,他們的心腸是多麼的卑鄙、惡毒、詭詐啊!根本不是神的僕人,是魔鬼撒但的差役,「…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哥林多後書11:15)

當今香港的所謂基督「教會」已經爛透了!正如撒狄教會那樣「…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在我神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的。」(啟示錄3:1-2)各「教會」都行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而不是按聖經的教導去行神眼中看為正的事,結果,就融入了世界,同流合污,墮入了魔鬼撒但的網羅,陷在罪惡叛逆之中一同滅亡。

香港的「教會」到底出了甚麼問題呢?
根本不認識神!
根本不明白聖經真道!
根本不清楚耶穌基督的福音!
根本不曉得教會的本質和事工!
根本不重視教義在堅固信仰上的功能!
此外,「教會」充斥著假先知、假師傅和不務正業的神職人員!他們把屬世的歪理、謬論、虛妄的學說引進教會,混亂神的道。他們逼迫那些忠心傳講神之真道的牧師和傳道人,他們排擠甚至欺凌那些按聖經敬虔渡日的信徒。唉!「教會」的道德良知豈不每況愈下呢?

儘管我對香港的「教會」光景如此悲觀,然而,我深信神必「…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與巴力親嘴的。」(列王紀上19:18)而且「…在撒狄,你還有幾名是未曾污穢自己衣服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啟示錄3:4)主耶穌囑咐我們:「你們要進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進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馬太福音7:13-14)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尤其處身在此刻充滿謊言、詭詐、道德淪陷、泯滅天良的香港,我們更加需要堅定不移地堅守聖經正確的教導和立場,唯獨聖經是驗證一切事物的標準,也是我們基督徒做人處事的唯一指引!

本於聖經的基督教教義可以使我們認清我們的信仰,堅固我們的信仰和為真道「打那美好的仗」,「將各樣的計謀,各樣攔阻人認識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將人所有的心意奪回,使他都順服基督。」(哥林多後書10:5)因此,我誠意推介由路易斯.伯克富撰寫的本書《基督教教義概要》。

路易斯.伯克富是《系統神學》這套經典的神學著作的作者,他也因此套鉅著而聞名於世。在他這本《基督教教義概要》的書裡,他把以前在其它著作裡深入探討的內容,更為扼要且通俗的濃縮在此書中,使初學者也可以很容易理解。起初,他是為高中生寫的。大部份在《系統神學》裡的主題,在這本書裡裡也可以找得到,包括神與創造、人與神之間的關係、基督的位格和祂的事工、救贖之工的落實、教會和恩典的管道、以及有關末世的教義。就像伯克富貫徹始終的工作一樣,他始終如一地是由歸正神學的角度來詮釋基督教教義。

本書的特色就是在每章的結尾,都有一些延伸閱讀和進一步研習的建議,亦包括複習的問題。這些都有益於個人和小組的學習,這是一本教會門徒培訓絕佳的教材。

----------------------------------------------------------------------------
目錄

第一部份:導論

第一課 - 宗教
第二課 - 啟示
第三課 - 聖經

第二部份:神與創造的教義

第四課 - 神主要的本質
第五課 - 神的名字
第六課 - 神的屬性
第七課 - 三位一體
第八課 - 神的旨意
第九課 - 創造
第十課 - 神的護理

第三部份:人與神之間關係的教義

第十一課 - 人起初的狀態
第十二課 - 人在罪中的狀態
第十三課 - 人在神的恩典之約裡

第四部份:基督的位格和祂事工的教義

第十四課 - 基督的名稱和祂的本質
第十五課 - 基督的地位
第十六課 - 基督的職份
第十七課 - 基督的教贖

第五部份:救贖之工的落實

第十八課     -  聖靈普遍的運作:普遍恩惠
第十九課     -  呼召與重生
第二十課     -  歸正:悔改與信心
第二十一課 -  稱義
第二十二課 -  成聖與保守

第六部份:教會與恩典管道的教義

第二十三課 - 教會的本質
第二十四課 - 教會的治理與權柄
第二十五課 - 神的話語和聖禮
第二十六課 - 基督教的洗禮
第二十七課 - 聖餐

第七部份:末世的教義

第二十八課 - 肉身的死亡與居間狀態
第二十九課 - 基督的再臨
第三十課     -  復活、末日大審判和終極狀況
----------------------------------------------------------------------------

2019年9月9日星期一

香港的悲哀:心眼被弄瞎了


當人的「良心」被蒙蔽、罪惡的本質被挑動的時候,

他們就會「耳朵發沉,眼睛閉著」,「聽是要聽見,卻不明白;看是要看見,卻不曉得。」

香港的悲哀!!!

輕信謊言!

自以為是!

自己親手毀滅自己美好的家園!

自己親手摧毀自己豐厚的基業!

情何以堪!




烏克蘭的今天,香港的明天?(http://beyondnewsnet.com/20190830/47584/)


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師記21:25)

2019年8月8日星期四

向香港警察致敬!


當黑暗掌權的時候,我們看見暴徒肆無忌憚的破壞、目無法紀的橫行、無法無天的侵犯別人的權利、惡毒殘暴的攻擊執法人員和其家人、暴力對待一切反對他們的人、威嚇所有不聽從他們的人,他們的所作所為不正正就是專制、獨裁、暴政、法西斯恐慌主義嗎?

然而,在這些暴徒背後煽動、挑撥、支援、包庇、策劃的人更邪惡,他們包括了邪惡的美國情報當局、香港眾徇私枉法的司法人員、陰險奸詐的「大律師」、離經叛道歪曲聖經真理的假師傅和「神職人員」、失格失德無恥的「教育工作者」(身為教師的我恥與這些教育界的敗類為伍)、有違救傷扶危原則的「醫護人員」、打著「民主」「自由」旗號的政治騙徒和偽善的議員、唯利是圖的地產商、見利忘義的黑社會份子等,同流合污,狼狽為奸,加上泯滅良知、毫無道德的「新聞工作者」藉偏頗且歪曲的報道欺騙市民,美化暴徒的惡行,對暴徒和同謀的所謂「理想」「歌功頌德」,推波助瀾, 鋪天蓋地的謊言蒙蔽了無數的市民。可惡啊!一群「…稱惡為善,稱善為惡,以暗為光,以光為暗,以苦為甜,以甜為苦的人。」(以賽亞書5:20)破壞了整個社會的安寧,巔覆了基本的倫理道德觀,正在企圖摧毀法治的根基,他們的目的就是要毀滅香港!

感謝神!在密雲黑暗的日子,我還能看見一道曙光、一堵守護香港的城牆,就是那群盡忠職守、竭力維護社會治安、保護香港的警察。我絕對相信他們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羅馬書13:4)

他們是守護香港法治、社會安寧、繁榮穩定、使我們能敬虔度日的最後防線,所以我支持香港警察嚴正執法,亦為他們的盡忠職守、竭力維護社會治安的努力致以萬分的敬意和感謝!

願神保守、祝福眾位警務人員和家人!

*** 向 香 港 警 察 致 敬!***